送你一朵小发

查看个人介绍

不要管我的ID不管是什么ID只要不被亲朋发现我就谢天谢地orz文手+推er
推文推剧看这个博,听歌看子博【听歌专用博】,看文也翻子博,诶嘿嘿
自己动

江湖再见

很久没写 文力低到我害怕 

 @馒头宝宝 送给你。

部分凯源 部分宏鸿

有李飞。


/////////////////


江湖上有个大侠,叫做王俊凯。

王大侠武功高强,身怀绝技,从来没人能打得赢他。

而且据说非常凶,很不好接近。

我来到大侠的住处,一个小院,打算请他帮帮忙。

小院里传来打斗声,我眉头一皱,这是大侠在和什么人决斗吗?

我扒着小院门口,悄悄地往里看。

 

“王俊凯!你又打输了!”江湖上武功第二厉害的大侠王源笑得得意,手卡着王大侠的脖子。

“是是是我输了,我可以接受惩罚了吗?”

王源松开他的脖子,拍拍手,“来吧。”

听见这句话的王大侠犹如饿虎扑食,呸,如狼似虎,呸,眼睛发亮地一把搂住了王源。

然后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

……啧啧啧,开始的那些话当我没说。

 

打败了王大侠的小王大侠很是开心,被王大侠亲了一口之后更是开心,摸着王大侠的头说:“俊俊,晚饭可以加个鸡腿!”

王大侠对于被摸头这件事有些不高兴,抓住小王大侠的手放在自己腰上,然后抱着他在嘴巴上亲了一口。

 

我很是不忍去打扰他们你侬我侬,但是毕竟有要紧事,我不得不跳出来让他们暂停一下。

“两位大侠!”我跑了过去,快跑到他们跟前了也没人理我。

我快要被他们闪瞎了,迫不得已又喊了一次。

“王大侠!”

 

转眼间,一把青剑的剑尖抵在我胸口,我还没反应过来,耳边只有倏倏的风声。

他们两人不知何时早已分开,王大侠拿着青剑,怒视着我。小王大侠握紧了剑柄,却并没有抽出来,虽然也是瞪着我,但是红红的嘴唇和脸颊实在是把凶狠值降低了不少。

情况不妙,他们一定是误会了。我快要哭了,举起双手,急忙求饶。

“大侠饶命!在下无意冒犯,只有一事相求!”

王大侠皱了皱眉,青剑仍未放下。

“是……是关于刘志宏刘大侠的!”

“刘志宏?什么事!你快说!”小王大侠急眼了,和王大侠一起皱着眉头,眉毛就快拧到一起了。

“刘大侠和李飞在峰峻台上比武!李飞用了毒箭,刘大侠现在伤得很深!”

我掉着眼泪才说完,胸前的剑就和两位大侠一起,倏地不见了。

 

于是我迈起小短腿急急忙忙向峰峻台跑去,两位大侠走了也不带上我,跑得心很累。

作为刘大侠一个忠实的门客,比武这种热闹是一定要凑的。还好我去凑了热闹,李飞那个小人也太狠毒了!公平挑战点到即止,这是江湖规矩!

我看着李飞落了下风,正准备大声叫好,那人就突然从袖中甩出数支暗箭,刘大侠防卫不及,千挡万挡还是被一支暗箭在手臂上划出一道血口。李飞冷冷地大笑几声,说:“刘志宏!你中了我的百花毒,不出三个时辰,就会毒素攻心,毒发身亡!你命不久矣,此生就妄想再练武了!”说罢甩袖而去,速度快到我懵逼。

刘大侠脸色生变,捂着伤口,身形摇晃了一下,我这才反应过来,飞身上前扶住他。

“宏哥!你怎么样!我……我去找郎中!”

“不用!”他一把拉住我,拿起身边的短刀利落地割下一段袍子递给我,“请你帮我包扎一下……”

“好!”我热泪盈眶,妈的,刚刚那个动作真他妈帅!不愧是我宏哥!受伤了还这么酷!

 

我想要帮大侠吸出伤口处的毒血,但是他不让。他笑得眼睛弯弯,云淡风轻地说:“不过是毒罢了。我没在怕的。万一你中了毒,那可怎么好?你用水帮我冲洗一下,便包好吧。”

我掉下泪来,大侠语气很轻,唇色浅淡,这让我有种虚幻感。总觉得下一秒,我就抓不住他了。他在地板上坐下来,我帮他处理了一下伤口,用断袍快速包好,他边看着我处理这些,边对我说:“你一会儿去山水草庐找王俊凯,还有王源,他们俩多半会在一起。你叫他们来找我。”

我泪眼汪汪,心中一动,“对呀!王大侠那么厉害,他一定可以救你的!”我打好结,“我这就去!”

大侠又笑了笑,用一种近乎悲戚的神色看着我,喃喃道:“他们……估计也救不了我……”

“为什么?他们一定可以的!我去找!”我急匆匆站起来,跑开没两步又折回去,“大侠,我先送你回去吧!这儿不安全。”

他只是笑,“有什么不安全的?”晃了晃系着白袍的手臂,“难道还会更糟?”

“我在天地之间,有天地护佑,很安全。你去吧。”

我擦了擦泪,飞身入树林。

 

 

王大侠们果然飞快,我到峰峻台的时候,上面已经没有了人,只剩下几点血迹和一段白袍。

白袍上是留给我的信,用血书就,只有短短的“宏山居”三字。

他们这是提醒我,两位大侠已经带着刘大侠回他家了,我收起白袍,向宏山居赶去。

 

大侠家在半山腰上,很好找。不像山水草庐,不光在密林里,而且还是林中山顶,纵使用了轻功,也让人气喘吁吁。

“大侠!”我心急如焚,破门而入。

又是一柄青剑,吓得我急忙刹车,王大侠果然不是好惹的,眼里的杀气利如锋芒。他见是我,才把剑放下。

“刘大侠怎么样了?”

“还不知道。”王大侠轻摇摇头,我心里一跳。

进了屋子,我看见小王大侠正在给刘大侠运功疗伤,对了,小王大侠不仅武艺高超,而且医术过人,救过的人不计其数,他一定可以救大侠的!

我刚想开口问,王大侠用手势阻止了我,还瞪了我一眼。

我被这一眼瞪得心里发毛,从心底里感谢宏哥以前带我去找王大侠时,没让我进去。

不然我做错了什么事,可能现在已经被千刀万剐曝尸荒野了。

 

小王大侠眼睛紧闭,额头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,王大侠在旁边站着,手紧攥衣袍,视线从不曾离开过他半分。

我注意到大侠的伤口处流出紫黑色的粘稠毒血,忙用清水、绢布去清理。可那毒血流得没有半分要停的样子,我泪眼朦胧,有些看不清东西,却知这不是哭的时候,压制住自己的情绪,抖着手去擦那毒血。

那毒血渐渐地流得少了,过了很久很久,小王大侠才慢慢停下,眼睛还未睁开,却向旁边吐出一口鲜血。

“王源!”王大侠急冲上去抱住他,运了真气往他体内输。我虽担心,但有王大侠在应不会让他出什么事。心里终究记挂着宏哥,扶好他才分心看看小王大侠。

“小王大侠怎么样?”

他这时已经缓过来,捂着心口摆摆手对我说“没事”。运了气调整一番后复又睁开眼睛,看了我一眼,明白我心里着急的,便说:“刘志宏……他中的是百花毒,此毒少则一身武功尽废,多则毒发身亡。李飞这小人之心,当真是狠毒。”

“那……那有什么药可解吗?宏哥中的毒是深是浅?”

“我刚刚运气想将他的毒逼出,可时间太长,毒素已渐渐散布到四肢。此毒无药可解,最多只能迫毒而出。以我的功力也只能逼出一小半,不可尽数除去。

百花毒对练武之人来说几乎是致命之物,本来它的配方已经失传,不知李飞是从哪儿得到的,还用它来伤人!”

小王大侠动了气,浑身一颤,唇边又是一道血流出。王大侠一急,真气造出一道球形屏障,包围住他们两个,冲着小王大侠低吼了句什么。看唇形,该是“源源”。我心下一惊,这屏障非一般练武之人可化,屏障内外声音不互通,武器也进不去。作用相当于武人练的“金钟罩”。除此之外,在此屏障内的人,可快速吸收化屏人的真气,疗伤的速度不知快了几倍。这需要化屏人有深厚的内力,看来王大侠这江湖第一的名头不是白叫的。

可惜逼毒这种事也不是人人都做得,不然王大侠一定能救宏哥。

小王大侠缓了缓,推了一把王大侠,王大侠便把屏障收了,两手扶着他。

 

小王大侠的视线转向宏哥,宏哥此时正闭着眼,脸色苍白,不知是醒着还是昏着。小王大侠慢慢从床上站了起来,由王大侠扶着往外走。我懂他的意思,放宏哥躺下,将他安顿好之后,便跟了出去。

“他的性命可保,但……一身武艺尽废,以后也许不能再练武了。”

“为什么?武艺尽废可以重来,我陪他练!”

“你当是过家家么?!”小王大侠有些气结,王大侠闻言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再讲,自己接着说道:“他已经被百花毒伤及筋脉,以后练武会比常人难上几倍,更遑论从头再来。”

说罢又深深看我一眼,“只凭你现在这点武力,都能把他打趴下。”

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,越想越觉得生气。“妈的,那时候要是上去帮大侠挡一箭就好了!”我骂道,“要不是我这么没用,宏哥就不会受伤。”

小王大侠瞪了我一眼,“关你屁事儿!”话音未落直接被王大侠搞了个屏障罩在里边,半点声音也透不出来。

“他的意思是说,不是你的错,是李飞太卑鄙。你不要太自责。”

“我怎么能不自责?我那时就在他身边,却什么也没为他做。如果我上去替他挡几箭,他现在也不会这般……”我感觉到脸上有泪划过,喉头像塞了棉花团,“他那么有天赋,那么年轻就已经在高手榜上名列前茅,如果,如果……”

我越说越激动,可到最后只剩下几声无谓的呜咽,双手掩面而泣。

“万事没如果。”王大侠的声音在头顶响起,“现在庆幸的就是他一向低调,也没招惹什么仇家,落难了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人来寻仇。不过……那个李飞是个什么来头?”

我抹抹泪,答道:“他……他本来是宏哥的门客,跟我一样,只是比我来得迟,且不像我这样日夜侍候,只是请求宏哥指点。宏哥心善,什么人来找他他又都不提防的,那天李飞说要跟他比比武,好知道自己的破绽在哪儿。宏哥没怎么多想就答应下来了。这儿没什么空地,他们就去了峰峻台,我也跟着去凑凑热闹,万没想到,他竟是如此卑鄙小人……”

 

“哼,”王大侠一声冷笑,“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,我也定要他不得好死!”

小王大侠用手捶着屏障,感受到他强烈的反抗,王大侠忙把屏障收了,谁知他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“我也去!”

“你去干什么!”眼见着王大侠又要把他关进去,小王大侠急忙躲到我身后。

“你这一言不合就把我关进去的习惯是哪儿来的?我在里面呆了那么久,都好了!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有什么意思?说好的要一直一起呢?”

“别闹!那个李飞我自己对付就行!我就不信他还能打得过我?你在这呆着给刘志宏治伤,别乱跑。”

“放你的屁!那个李飞身上有百花毒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么!万一你中了百花毒,那也只是你一个人,伤不到我,对吧?!我告诉你,你别想把我丢下!”

“我……我没有……”王大侠这回似是无话可说,底气不足地答了句。

小王大侠剜他一眼,转向我问:“那个李飞走的时候有没有受伤?”

“没、没有。”我正是懵逼的时候,讲话有点结巴,“只是比武,宏哥不会伤人的。”

“那你知不知道他家在哪儿?”

我摇摇头,“他每次都是自己过来,从不请我们去他家的。”

“那你还知道他的什么吗?”

我依旧摇摇头,有些丧气。 

 

“那我们今天走和明天走有什么区别?找他就如同大海捞针,想找人报仇,也得有线索啊。”

王大侠攥紧了拳头,小王大侠眼风一扫,说:“你着急有什么用?我知道你想给他报仇,但我们得等等。那个李飞伤了刘志宏,不管他是仇家还是别人买的杀手,这件事过后,谁最高兴,谁就是我们的目标。”

他唇角挑起一抹笑,那笑带着几分狂傲和阴冷,却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他。

 

 

/////////////////////

 

宏哥的伤已经好了,他现在每天守着他那小院子,养养花拔拔草。我老是觉得他那堆杂草没什么用,很想偷一盆给我上个月逛集市时遇到的那只流浪猫玩玩。我挑中一盆卖相不错的,央着他送给我,他一扇子敲到我头上,“你懂什么?送给你才是浪费。”

我瘪了瘪嘴,打算换一盆再央他,丑就丑点吧,好歹能玩。

他离了花圃,摇着扇子回房了,看来是不打算再管我。

那我是不是可以趁机偷一盆?

这个想法让我顿时亢奋起来,嘿嘿嘿笑着一盆一盆看过去。

还没看到一半呢,我发现有一株丑得出奇的草不知道哪儿去了,那个位置是空的,难道有人比我眼光还差,那么丑的草,居然还连盆端走了?

 

“鸿鹄!”

身后传来宏哥的声音,我心里咯噔一下,完了,这还没偷到呢!

一转身,一个纸包扔过来,我下意识地接住。

嗯?好像有点香?

打开一看,哇靠!是烧鸡诶!我一下蹦起来,“给我的?宏哥,你太好了吧!”

某前大侠笑得得意,倚在门边,手里还拿一根吃完的烧鸡腿骨头,我低头仔细一看,果然,一只鸡腿没有了。

管他呢,我宏哥爱吃,就让他吃吃吃好了。本大侠宠我们宏宏。

 

我拆了个鸡翅,十分迅速地啃啃啃起来,啃到一半想起来些什么,指着花圃的那个空缺问:“宏哥,这株草怎么没了啊?不会被人端走了吧?”

他点点头,“是啊。变成烧鸡,在你手里。”

我目瞪口呆,“你给卖了?……不是,居然有人买?”

他又过来敲我一扇子,“卖的钱可够你吃一辈子烧鸡的。”

“真的呀?!宏宏!我果然没白宠你!”我心花怒放地扑到他身上去,然后……擦了他一身油。

 

“叫什么呢?你再说一遍?”

“宏哥!刘大侠!”

“哎~对~”

 

港真,我一直觉得,他中了百花毒以后,长得越发好看了。虽然我们宏哥一直都很好看。但是是真的越来越好看了,笑起来真是貌比潘安呜呜呜【捂心口

我也一直觉得他也许还能继续练武,他这才二十出头,江湖上那些老头子剑客多得是,我们年轻人有什么怕的呢?

想是这么想,但是也不敢提。中毒之后他自己郁郁了一阵,一直跟我讲没事,但我知道他心里终究还是难过。

那年我轻功上树给他摘了一筐桃子,他在树下啃着桃子看我。原本以为他担心我摔下来,还兀自感动了一阵,很认真地思量了一番“我轻飘飘摔下去然后宏哥公主抱接住我我们俩唯美地转啊转”的戏码。考虑到他这身板最终还是没能实行,真是好遗憾啊好遗憾。可是我都下来了他还定定望着高处,我叫他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,问他在看什么,他只是轻轻一笑,道:“没什么。”

我把那筐桃子千拖万拖拖到虚脱才拖回家,也就是在这一路上我才想明白,他的眼神里,是有难过的。他也许,是想念会轻功能上树的日子了。

后来我费尽心力想找个方法把他用绳子吊着飞起来,苦思冥想三日后,灵光一闪,一个绝妙的方法直击天灵盖。

 

我趁他进厨房的时候不注意,偷偷藏在房梁上,等他踩中了我的圈套,便启动机关。

伴随着宏哥一声大叫,我从房梁上飞下来,“哇!成功啦!!!”

“诶?宏哥你怎么是反的?”

眼见着他脚朝天头朝地,整个儿被我吊在房顶,我突然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,他气得用扇子连连敲我的头,“快放我下来!”

 

放下来之后,跟他解释说“想让你体验飞一般的感觉”,后来他差点没扒了我的皮。

“谁教你这么干的?我给你买的烧鸡都白吃了!我刚差点把今早吃的东西吐出来!”

“我……我就是想让你飞一飞嘛……谁知道搞反了……看来下次要反过来吊……”

他听完更加气结,“还有下次?还反过来?你是想让我上吊怎么的?”

“诶?不不不是这样的!宏哥你听我解释!”我泪眼汪汪,怎么就没想到呢!

“你干嘛要让我飞?差点飞到西天去!”

“不是……轻功……”我嘟嘟囔囔不知该不该说,不说心里委屈,说了又怕他心里难过。

他眸中光影闪动,愣了半晌,突然笑了。

我心底很慌,他这一笑让我更慌。眼泪突然就没包住,接连着滚下来。

我听见他说:“就算一辈子再登不上高手榜,那又能怎么样呢?不过虚名罢了。就算不能练武了,那也没什么的。”

他没有伸手擦我的泪,只是把我搂在怀里,任由我越哭越大声。

 

那次之后,我再也没有提过练武的事。

 

 

 

王大侠和小王大侠得到消息去找李飞已经半个月了,在这半个月里宏哥给我买了五只烧鸡,三只烤鸭,还有两斤酱牛肉。这些真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,虽然我总是吃不到最爱的鸡腿,因为都给宏哥了。他看我大口吃肉的时候总是一脸唾弃,说“你又打算胖十斤了”,但是我吃得很高兴,吃之前和吃完以后都要跟他说好多遍“谢谢宏哥”。体重算什么!不能辜负好吃的啊!还是宏哥送的好吃的!

有一天,我再一次吃完肉傻逼兮兮笑得烂漫地跟他说“谢谢宏哥!宏哥你对我真好”的时候,他终于不同往常地笑了起来。他这笑很不一样,我看得脸红,就问他笑什么,他摇摇扇子,说:

“感觉自己被需要了。”

 

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兀自激动得滚来滚去,没能睡着。

然后第二天挂着两个黑眼圈被他嫌弃了一把。

 

 

王大侠飞鸽传来书说他们今晚就到。

宏哥今天买了三只烧鸡,我问他:“这怎么分啊?四个人啊……”

“我跟你一个,我只要鸡腿。王源一个半,王俊凯半个。”

“……噢。”

谈恋爱了不起哦。

 

傍晚时分,斜阳满地,王大侠果然携着小王大侠同来,但是他们飞得很慢的样子。我定睛一看,好像……还有个麻袋?

 没多久,他们果然从另一个山头飞到了这边,一过来就把那个人一样大的麻袋甩在地上。我用脚踢了踢,唔,好重,踢不动。

 宏哥也从里屋出来了,看见那个麻袋便了然似地笑起来,我问他:“你知道这是啥?”

 “李飞。”

 “我靠,终于落在我们手里了!人渣!”

 

半月前,小王大侠不知从哪儿得到一条线索,说桐乡有个富商,靠买卖房子发了家。他的第一笔本金没人知道是哪儿来的,他以前还是个穷小子呢。自从有一回乡里人荒年出逃,就没见过他了。一年后他归来,一改从前畏畏缩缩的孬样,整日拽得二八五万的,虽然那模样更孬了,但不久后就变成了富翁,谁也不敢再多说一句话,有的是人去巴结他。

重要的是,那富商犯过人命,在街上和别人抢一个貌美的丫鬟,打起来之后,直接从袖中出的箭。虽然这事儿被他拿钱压下去了,但总还是有流言。

小王大侠认定这人就是李飞,当即决定和王大侠去砍下他的狗头。在这之前,宏哥受伤之后,江湖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新剑客,据说武艺非凡,虽然比王大侠还要老,但不少欠揍的人都说他大器晚成。还说什么比我们宏哥还要厉害,他在高手榜上很快占据一席之地。

我偷偷摸摸寻着去青楼里看过一眼,那人拥着三两个青楼女子,行为轻浮,长得还真他娘的恶心。嘴里嘟嘟囔囔地说什么“天下的人都没我厉害,那个王俊凯老子根本不放在眼里,更别说什么刘志宏”。顿时我就抑制不住我的煞气,直接从角落里跳出来当头给他一棒,敲完我就跑,剩一堆人在后面哭爹喊娘。

我跟小王大侠说了这件事,他一声冷哼,十分诡异地笑了笑。

他每次一这样笑,我就知道要搞事情了。

很快,那个剑客在青楼里泡姑娘还被打晕的事迹就传了出去,各大邸报都恨不得把这件事添油加醋说上三天三夜。去青楼倒是没什么,可被打晕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。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被打,但这总归说明他的武艺并不如吹出来的那么高强。像我们宏哥,五米之内的任何危险因素他可都是能察觉的,身走江湖的人哪个不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谁像他那么菜?

这件事之后还出了什么自家小妾不甘受虐跳井自杀之类的事情,于是他的名声就此一差再差,像是脚底踩了西瓜皮,一路到底不回头了。

 

剑客事件后,我们安安稳稳地过了段日子。然后小王大侠就收到了消息,于是李飞现在就躺这儿了。

我骂着人渣,直接一跳跳到了麻袋上。靠,我就不信跳不死你?!

狠狠蹦了那么几下,麻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,反倒是我因为表面不平差点要摔下来,还是宏哥上来接住了我。

啊,宏宏的怀里真温暖啊……

我刚沉醉在温香软玉里几秒,立刻又想起整死这货的重任,于是毅然决然站稳了,还要上去跳。

我迟疑了一下,想起那点异样,问:“为什么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啊?”

“被我点了穴啊,他到死都不会有反应的。”王大侠笑得贼兮兮的,我惊奇了一下他脸上居然也会出现如此鲜活的表情,转而想起来人家只是不对我鲜活而已。他平时跟小王大侠赖在一起的那副样子,啧啧,简直没眼看。

 

“别跳了,我可怕你又摔下来。”宏哥抬脚往里屋走去,“别管他了,都进来吃饭吧。”

我默默感动,果然还是宏哥关心我!

 

吃饭的时候为了避免被虐,我特意带着我的烧鸡和饭碗跑到花圃里坐着吃,反正两个王大侠蜜里调油,不会在意我的。

我端坐在小板凳上,边吃边看那些很丑的花花草草,讲真,什么时候全卖了才好呢,这样我就可以天天吃烧鸡了。

看了一圈,一偏头望见宏哥倚在门边吃,心脏又被击中了。宏哥一定是怕我太孤单,过来陪我的!噢,吃个饭都那么帅,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。

 

磨磨蹭蹭就着宏哥多吃了两碗饭,回屋的时候我觉得那两人也该吃完了,谁知刚一进去就看见王大侠盯着小王大侠吃这个吃那个,叨叨着“你把这个也吃了,喝点汤”还不够,还时不时直接上手去给小王大侠擦擦嘴……

救命,谁来带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……

 

 

“你们打算怎么处置他?”酒足饭饱,我们来到院子里,王大侠抱着手踢踢那个麻袋,松开了袋口把人倒出来。

太丑了,天哪,我躲到宏哥后面不愿多看,实在是辣眼睛。

“凌迟了好吧?”小王大侠建议道。

“剁成肉酱!”我摩拳擦掌,准备回屋拿刀。

宏哥一把拉住我,“这样太不文雅了。你一个女孩子,不要做这些。”

这是在关心我吗?关心我吗?我吗?

我听话地蹦回来,“那好,宏哥你说怎么办?”

“我们家小王也不干。报仇雪恨这种事嘛,要不你亲自操刀?”王大侠懒在小王大侠面前,挑着眉看宏哥。

“我就不了,怕脏了我的手。”

他高深莫测地看我一眼,笑了笑说:“更何况我现在过得也挺好的。”

“那我们把他抓回来也不能白抓啊?”小王大侠挠挠头,十分为难。

 

“把他搞到那边悬崖丢了吧,放这儿碍眼。”宏哥拉起我的手,往里屋走去。

身后传来小王大侠和王大侠的说话声:“先把他杀了吧?”

“嗯,还有这儿,手筋脚筋,也给挑了。”

“不错不错,干净利落……”

 

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

 

“啊啊啊啊宏哥你看那朵花超级好看!我去给你摘!”

我指着树顶上一朵明黄的花,兴奋得大叫。

“别动。”他摁了摁我的手腕,飞身上树,只一眨眼的功夫,那朵花就别在了我头上。

“鲜花配美人。”他笑得灿烂。

 

 

“你什么时候练的武啊!我都没发现!”

“什么时候都在练。”

“练到哪儿了?需不需要我教你?”我摆开一个架势。

而他依旧用扇子敲敲我的头,“练到能保护你了。”

 

“要不要跟我去闯荡江湖见见世面?我现在可是有名的女侠客了!”

“江湖……”他看着远处默了默,转头笑笑说:

 

“已无需再见。”



END




评论(5)
热度(11)
  1. 送你一朵小发送你一朵小发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AutumnCandy
    这篇文发在主博 算是给我自己留个念想吧今天收到解忧杂货店爷爷的回信 他说啊 有我们这群小粉丝陪着宏宏
©送你一朵小发 | Powered by LOFTER